金鱼眼

思美人兮?劃龍舟兮?呷粽子兮?何妨用閱讀《楚辭.漁父》一文來懷念屈原!

思美人劇照

場景一:電視劇《思美人》正熱播兮,該劇以屈原為主人公,以小鮮肉為看點,用“漂白”的審美眼光和無聊的現代趣味,杜撰了許多與屈原并不相干的事——風花雪月一籮筐,惹來網上吐槽不斷;如若屈原得知,會不會從墳墓里爬出來,把電視砸個稀巴爛。

場景二:昨天去一家小籠包店子吃早餐兮,發現店家還出售粽子,粽子的包裝顯露出手工的痕跡,我問她是不是自己做的,她說是的。末了她問:客官,要不要買一串,回家可以擼著吃,好呷著呢!

場景三:在已變得混黃不再清澈的瀏陽河水面上,一排排龍舟排開架勢,蓄勢待發兮;岸上人聲鼎沸,大家一起叫好,鼓掌兮……完事后各回各家——快樂兮、遺憾兮、無聊兮。

感謝投水而死的屈原,為處在現代社會的我們,帶來了好吃的、好玩的、還有勁爆的娛樂元素話題。

回想自己在少年時代所接受的語文教育中,對于《楚辭》(主要是屈原的作品),是朦朧而近乎空白的。

只有兩點是清晰明確的:

1.知道有屈原這個人,他是一個愛國的詩人;

2.知道一句很勵志的話: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路漫漫其修遠兮

在那個80年代的語文課本里,應該是沒有一篇屈原的完整作品吧。對于成長接受知識的少年的我來說,這里無疑出現了一個看不見的“斷層”。

中國古典文學的源頭,一是《詩經》,二為《楚辭》。《詩經》是現實主義寫作,樸實無華;《楚辭》是浪漫主義寫作,想像瑰麗;回頭一想,發現自己在三十歲之前,就沒看過這些書呢。

殘缺!

當然,現在的我是讀過《詩經》和《楚辭》的,但若是我少年時代讀過的話,那就不可同日而語了。

因為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如果在少年時代多讀一讀《楚辭》,那對于建立想像力,可是很有幫助哦!

不知21世紀的語文課本中,是否加入了像《詩經》和《楚辭》這些有所缺失的內容。

云霧繚繞的雪峰山

哀南夷并不我知之
明朝我渡江湘
車至鄂渚我反顧
臨秋冬之凄風
牽我馬放山澤
缷我車宿方林

人車舲船逆上沅
齊舉槳浪淘汰
船徘徊而不思進
遇回水而停滯
朝發于枉陼
夕宿辰陽

茍延我心且端直
雖僻遠又何傷
入敘浦我心徘徊
迷不知途何如
林深深而陰冥冥
猿猴之所居

山高峻以遮蔽日
谷幽晦又多雨
雪花紛飛白無垠
哀我今生將無樂
幽獨處行山中
我走正道而不猶豫

——屈原.《涉江》節選

帶給我的畫面感,就像一部行進中的公路電影。屈原是楚國人,在流放的路途中經過敘浦,這個地區在當時尚是蠻荒偏僻之地。屈原跋山涉水,一路走來,沿途自然環境結合自己的苦澀心情,寫出了凄美浪漫的《涉江》。敘浦靠近我的家鄉,當看到“林深深而陰冥冥 ,猿猴之所居;山高峻以遮蔽日,谷幽晦又多雨”,我的腦海中就會浮現出家鄉那常年云霧繚繞的雪峰山的遠古形象——這也是我為何遺憾在少年時代沒有讀過《楚辭》的原因之一。

屈原《漁父》

可以用什么方式去紀念屈原呢?不妨讀一讀這篇《漁父》。

《漁夫》原文及翻譯: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與?何故至于斯?”

(屈原被放逐之后,在江湖間游蕩。他沿著水邊邊走邊唱,臉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看到屈原便問他說:“您不就是三閭大夫嗎?為什么會落到這種地步?”)

屈原曰:“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是以見放。”

(屈原說:“世上全都骯臟只有我干凈,個個都醉了唯獨我清醒,因此被放逐。”)

漁父曰:“圣人不凝滯于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鋪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為?”

(漁父說:“通達事理的人對客觀時勢不拘泥執著,而能隨著世道變化推移。既然世上的人都骯臟齷齪,您為什么不也使那泥水弄得更渾濁而推波助瀾?既然個個都沉醉不醒,您為什么不也跟著吃那酒糟喝那酒汁?為什么您偏要憂國憂民行為超出一般與眾不同,使自己遭到被放逐的下場呢?”)

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寧赴湘流,葬身于江魚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

(屈原說:“我聽過這種說法:剛洗頭的人一定要彈去帽子上的塵土,剛洗澡的人一定要抖凈衣服上的泥灰。哪里能讓潔白的身體去接觸污濁的外物?我寧愿投身湘水,葬身在江中魚鱉的肚子里,哪里能讓玉一般的東西去蒙受世俗塵埃的沾染呢?”)

漁父莞爾而笑,鼓枻而去。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復與言。

(漁父微微一笑,拍打著船板離屈原而去。口中唱道:“滄浪水清啊,可用來洗我的帽纓;滄浪水濁啊,可用來洗我的雙足。”便離開了,不再和屈原說話。)

讀完了,是不是覺得很有意思,也很有哲思。同時,如果你讀過屈原的《九歌》、《離騷》等作品,你會發現此文的“畫風巨變”,很可能產生如下一個疑問:

帶著一點兒調侃屈原的味在里邊,這是屈原自己寫的嗎?

感覺不太像,卻又感覺文中的屈原無比真實。

之所以感覺《漁父》不像屈原所寫,站在閱讀者的角度來看,此文的風格不是很“屈原”;相反,它的風格很“莊子”。莊子學派最喜歡通過寓言講故事——用一個短篇的、淺顯易懂的寓言故事,將所要表達的東西融入進去,從而潛移默化地讓人接受。

再從寫作的視角出發,屈原的絕大多數作品都是以“我”出發,寫自已的所見所感,是主觀的、感性的、直抒胸臆的,像“香草”、“美人”這些詞的出現頻率極高;而《漁父》一文,則是出奇的冷靜,就像一個高高在上的不食人間煙火的神,冷眼旁觀下方江潭邊所發生的一切…… 這在文學創作上是什么梗——上帝視角吧!

此外《漁父》全文基本上沒有什么生僻難認的字,而如果去看其他屈原的作品,則會發現有好多字不認識,因為屈原的作品是用古代楚地方言寫的,也許在當時并不存在閱讀困難,但在現代以北方普通話為主的語境中,閱讀時還是存在一定的難度,需要參看注解和拼音用來輔助理解。

《漁父》一文通過對話,體現出兩種不同的思想價值觀之間的碰撞,漁父說的話,體現的是老莊哲學一派的思想;屈原說的話,則捍衛著屈原所堅持的人格操守。

  • 屈原是孤傲的、狂妄的——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誰人敢說如此大話!
  • 漁父是理智的、明哲的——圣人不凝滯于物,而能與世推移……這是極高的處世智慧(好有深度高度,也好難消化)!
  • 屈原是固執的,漁父是靈活的——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
  • 對于不喜歡、不愿意做的事,屈原表現是偏激的,直接的,而漁父則是曲線隱含式的;
  • 屈原是“傾聽自己內心聲音”的那個人,不愿意違背內心的真受感受去做虛于表面偽善的人,做絕對真實的自己;漁夫對此表示理解和認同,但采取的方式方法會不一樣;
  • 面對生命危險,屈原是“舍得一身剮“;而漁夫則是明哲保身法則——先保護好自己,再求其他;
  • 屈原是直來直去的,漁夫則是曲中求直;
  • 屈原總喜歡”自找苦吃”,漁夫則懂得追求平淡人生中的快樂;
  • 屈原活在自己構造的痛苦世界中,身陷桎梏而不能解脫,而漁夫則灑脫多了,該吃吃,該睡睡;
  • ……

屈原和漁父的價值觀

(注:此圖分析兩人不同的人生哲學,摘自網絡——百度圖片)

漁父堅持自已的價值觀,屈原亦如是。但老莊哲學的一個思想是:不與爭,是以漁父聽完屈原的回答后,雖然價值觀念不一樣,但漁父并不與屈原相爭,只是輕輕一笑,搖櫓而去。留下一個瀟灑遠去的背影,讓屈原待在原地繼續發呆行呤。

這并沒有對與錯,只是選擇和堅持與否,碰撞完了,大家還是各行各路。

從現代閱讀來看,《漁父》似乎帶有一點兒調侃味,但這只是表象;在筆者看來,《漁父》一文,通過對話背后的價值觀碰撞,表達了對屈原高尚人格的尊重和惋惜,可以說是一篇深切地懷念屈原之作。

最后——

《漁父》是不是屈原所作?至于這個考證,就讓那些爭得頭皮血流的學者們去研究吧!

《漁父》是不是屈原所作?并不重要。重要是你去閱讀它,去體味它。

看一些屈原的詩句: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
——屈原.《離騷》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裊裊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
——屈原.《九歌.湘夫人》

青云衣兮白霓裳,舉長矢兮射天狼;
操余弧兮反淪降,援北斗兮酌桂槳;
撰余轡兮高馳翔,杳冥冥兮以東行。
——屈原.《九歌.東君》

惟天地之無窮兮,哀人生之長勤;
往者余弗及兮,來者吾不聞。
——屈原.《遠游》

美兮!內涵兮!有想像力兮!

2017年端午節

——2017年端午節,不妨去讀一讀屈原的作品吧,用這種方式來紀念屈原,也許和思美人、看劃船和吃粽子相比,要更實在坦誠一些!

韻華/2017.5.25

本文鏈接:肖運華 » 創意寫作.文藝不青年 » 思美人兮?劃龍舟兮?呷粽子兮?何妨用閱讀《楚辭.漁父》一文來懷念屈原!
轉載請注明:http://www.nqxrd.club/1488.html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金鱼眼 45546673397647583794937652942546683054375565612674776245840845746268008174994394934429130801473138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