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眼

三本書指導我可以寫出稱作“詩”的這種東西

有人說我是個詩人,但我自己不能確定是否擁有這個身份。為什么呢?因為我從來沒有在專業詩歌類雜志上發表過作品,只是將自己感覺的某種東西或細微體驗,用短小的文字形式加以記錄,并放在自己的個人網站上,網站流量很少,因此欣賞者也是寥寥。再者,我也沒有學過寫詩,也沒有人教過我如何寫詩,在詩歌理論的知識方面,我更是懂得甚少。

但我為什么能夠寫出這種稱之為“詩歌”或類似“詩歌”的東西,我想有幾本書籍潛移默化地影響了我。

第一本書我說不出它的名字,因為那本書沒有封面,也沒有封底,有些地方殘缺不全,我對那本書的印象只有一個字:厚。那是一本關于詩歌的書,里面介紹應該是現代中國詩歌。我記得書里有聞一多的詩《老馬》、還有《王貴和李香香》、《南方的甘蔗林》等,這些詩的主要特征是通俗化、口語化,因此在我那個年齡竟然能看懂,記得我看那本書的時候,還在讀小學,認識的字并不多,年齡也不會超過10歲,不能不說這本書本身就是一個奇跡。

實際上,這本書,我看了很多遍,因為我處在貧窮的山村,圖書資源很少。除了教學課本,能看到的課外書少之又少。這本書中選編的詩歌,其音節、其韻律,應該是一次又一次地灌輸進我幼年的心田,啟蒙了我對詩歌的音韻節律感受,致使我現在讀到某些拗口的詩句時,就會覺得難以卒讀下去。這本書應該算是我的詩歌啟蒙老師。

影響我的第二本書那自然是小學到初中的語文教材了。現在回想起來,主要還是小學教材影響最深,不知為什么,我上小學后,每天回家,就拿著語文教材坐在凳子上大聲念誦,很自然,好像我天生就喜歡讀書學習,這種舉動弄得父母也很快樂和喜歡。其中小學課本中一篇關于繁星的文章,我是最喜歡了,經常讀來念去,當然,念得最多的,還是那些唐詩。

那時我最大的夢想是擁有一本《唐詩三百首》,爸爸常說,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做詩也會吟,弄得我非常渴望得到這本書,但可惜的,一直沒有。我到現在三十多歲時,才算是讀了一本完整的《唐詩三百首》,還是覺得獲得了很多美好的感受。根據自身的體驗,我認為唐詩是中國語言的精粹,我建議現在的語文教育應該讓孩子在少年時多讀些唐詩,這對于一個人的人生是很有益的。

遺憾的是,那時我們的小學至初中教材里,沒有《楚辭》方面的內容,如果我在少年時,能讀到《楚辭》,那我的想像力和創造力會更加地豐富和旺盛,因為《楚辭》里描寫的世界,實際上是我的家鄉那一帶,也是長江流域的文化,這種文化是具備豐富的感受力與想像力的。雖然現在我可以讀《唐詩三百首》,讀《楚辭》,但畢竟是亡羊補牢,這些優秀的經典的詩歌的影響,如果能在小時候讀,作用比現在要大很多。因為不論如何,隨著年齡的增長,人會變得世俗,心會變得混亂,想像力也在不斷退化。

第三書是《時間的玫瑰》,我看這本書時,已經有10年的時間沒有接觸文學詩歌方面的內容。當我開始思索人生的定位時,我仍然發現寫作是我身上蘊藏的最大潛力。但是10年的時間,造成的斷層不可一日彌補。2005年-2006年期間,我一直在思考人生,我想把自己培養成一名作家。怎么辦?我看了余華的隨筆,他告訴我要閱讀經典的作品,我遵從了這一勸誡,開始在業余時間閱讀名家作品,在詩歌方面,我選擇的書就是《時間的玫瑰》。

tn_200582416514741283-206x300

《時間的玫瑰》圖書封面

《時間的玫瑰》這個書名本身就是一個暗喻,如果沒有看這本書,我也許不知道“暗喻”二字的存在和意義。這本書里講述了當代歐洲二十世紀的大詩人的故事,并分析了他們的優秀作品,這些詩人包括洛爾加、里爾克、曼德爾施塔姆等,當讀到洛爾加的《夢游人謠》時,我為其中那豐富的色彩視覺而嘆服,再讀到他突然死亡的結局時,我的震驚更是無復形容。我認識了那漂泊一生的為詩而生的里爾克,那苦難的詩人曼德爾施塔姆。如果我沒有看這本書,我根本就不會知道他們的名字,也無法領略到他們的詩歌份量。

如果沒有北島的翻譯,也許吸收不到這些詩歌大師的精神養份。不管別人怎樣看,我認為北島對這些詩歌的翻譯是大師級的。

《時間的玫瑰》給我開啟了一個新的詩歌世界,把我從初高中時代所喜歡的徐志摩、戴望舒的華麗詞藻和頹廢憂郁中拉了出來,我到現在還喜歡和閱讀他們的詩歌,但對于我自己而言,浮華和頹靡,不是我追求的風格,但憂郁和感傷,仍如影隨形。

那時我把《時間的玫瑰》看了兩遍以上,可以這么說,北島先生編譯的這本書,是我詩歌創作的指導老師。(韻華 2009)

本文鏈接:肖運華 » 創意寫作.文藝不青年 » 三本書指導我可以寫出稱作“詩”的這種東西
轉載請注明:http://www.nqxrd.club/887.html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金鱼眼 90982790447125515868701887968990769351472751951540576757629871041472231022313608962099551806476935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