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在家看了一場青海電視臺舉辦的聯歡晚會,電視里藏族人載歌載舞,歌唱自己的土地,歌唱自己的生活……不由深受感染,覺得藏族的音樂和文化有非常深的底蘊和特色。返回深圳,就在網上搜索藏族的音樂,發現很多藏族歌手都有唱《倉央嘉措情歌》,似乎很經典。起初以為是一首類似《康定情歌》之類的民間歌曲,后來經過搜索,找到許多流傳于藏地民間的情歌和這情歌后面的故事:

在經典的拉薩藏文木刻版匯集的66首作為篇首:

在那東山頂上,
升起膠潔月亮。
未嫁少女臉龐,
浮現在我心中。

另外一首膾炙人口的詩:

住進布達拉宮,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薩街頭,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

倉央嘉措的身世為他的情詩增添了浪漫而神秘的色彩,例如以下這首詩:

那一刻我升起風馬 不為乞福 只為守候你的到來
那一日壘起瑪尼堆 不為修德 只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我搖動所有的經筒 不為超度 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長頭在山路 不為覲見 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這一世轉山 不為輪回 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抒發思念之情的如: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憶。
第五最好不相愛,如此便可不相棄。
第六最好不相對,如此便可不相會。
第七最好不相誤,如此便可不相負。
第八最好不相許,如此便可不相續。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表現了出家修佛與追求愛情生活的矛盾。如:

若隨美麗姑娘心,
今生便無學佛份,
若到深山去修行,
又負姑娘一片情。

描寫初戀的如:

在那眾人之中,
莫露我倆真情;
你若心中有意,
請用眉眼傳遞。

表達愛情歡樂的如:

杜鵑來自門地,
帶來春的氣息;
我和情人相會,
身心無限歡喜。

關于倉央嘉措

倉央嘉措,公元1683年生于藏南門隅地區宇松地方的一戶世代信奉寧瑪派佛教的農民家庭。1697年,倉央嘉措被選定為五世達賴的“轉世靈童”,是 年9月, 自藏南迎到拉薩,途經朗卡子縣時,以五世班禪羅桑益喜(1663~1737)為師,剃發受戒,取法名羅桑仁欽倉央嘉措。同年10月25日,于拉薩布達拉宮 舉行坐床典禮,成為六世達賴喇嘛。在此之前,倉央嘉措生活在民間,雖然家中世代信奉寧瑪派(紅教)佛教,但這派教規并不禁止僧徒娶妻生子。而達賴所屬的格 魯派(黃教)佛教則嚴禁僧侶結婚成家、接近婦女。對于這種清規戒律,倉央嘉措難以接受。他不僅沒有以教規來約束自己的思想言行,反而以宗教領袖的顯赫身 份,根據自己獨立的思想意志,寫下了許多意纏綿的“情歌”。

此時,西藏的政局發生變動。金蛇年(1701年),固始汗的曾孫拉藏汗繼承汗位,與第巴桑結嘉措的矛盾日益尖銳。木雞年(1705年),第巴桑結嘉 措買通汗府內侍,向拉藏汗飲食中下毒,被拉藏汗發覺,雙方爆發了戰爭,藏軍敗,第巴桑結嘉措被處死。事變發生后,拉藏汗向康熙帝報告桑杰嘉措“謀反”事 件,并奏稱由桑杰嘉措所擁立的六世達賴倉央嘉措不守清規,是假達賴,請予“廢立”。康熙帝準奏,決定將倉央嘉措解送北京予以廢黜。但于火狗年(1706 年),倉央嘉措被“解送”北京途中,據說行至青海湖時去世,時年24歲。有的記載中說他是舍棄名位、決然遁去,周游蒙藏印等地,后來在阿拉善去世。

但是,倉央嘉措在西藏人民心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至今,人們都深深銘記著他。其原因并不是因他是至高無尚的六世達賴喇嘛,而是因為他是一位才華橫溢的詩人,是因為他給后人留下的膾炙人口的《倉央嘉措情歌》。他在很大程度上以一名詩人的形象植根于人民心中。

(韻華 2009)